重生

二战带来的是一段沉寂。才华横溢,加入国防军的球员乌尔班(Ala Urban)和富勒(Bernhard Füller)牺牲在了前线。1944年10月21日矿工刚完成阶段性的最后一场比赛,对阵Alemannia Gelsenkirchen。11月6日联军的空袭就将沙尔克办公楼夷为平地,矿工球场也成了昔日的回忆。

不过新的开始也不是这么一帆风顺:在邻近的赛季中沙尔克忍痛丧失了鲁尔霸主的地位。1947年5月18日当沙尔克站在决赛的草坪上再次被寄予夺冠厚望时,多特蒙德(Borussia Dortmund)打破了这个梦,取代沙尔克成为了威斯特法轮地区冠军。

Ende der Vormachtstellung 1947

经历了惨痛失败后,沙尔克加入新建的西部乙组高级联赛打算从头开始。但不幸的是第二赛季快结束时,沙尔克就面临着降级的命运。祸不单行,第一回合结束时,球队骨干蒂布尔斯基(Otto Tibulsky)又遭遇腿部骨折,意味着甚至要终结他的运动生涯。在这种情况下,要不是因为联赛名额从13增加到16名,并且沙尔克赢了两场降级赛,就差点躲不过1949年降级的命运了。而且这一天的好消息是,茨维克霍夫(Walter Zwickhofer)和埃彭霍夫(Hermann Eppenhoff)得以从战俘营回来的重新帮助沙尔克完成保级之战。

接下来的比赛虽然进行地顺利些,但沙尔克称霸西部足球的时代已俨然不再。之后只有在1951年和1958年沙尔克再次捧得西部冠军,其余还有三次亚军,以及1955年打进DFB德国杯决赛,但在比赛关键时刻却没能顶得住。

Eingangsportal Glückauf-Kampfbahn 1946

1961年又传出了因为球员违法薪资的丑闻,俱乐部被指控在引进新球员是涉嫌漏税及不合法的金融操作。这种行为其实在足球行业屡见不鲜,但沙尔克自己起了内讧。在多次的庭审中,沙尔克方面多次声明,没有额外的薪酬的话,完全没法留住一个球员。后来州法院终于在1964年给出判决,判决结果较轻。但其实,就算没有这些指控,沙尔克的高层也只是为了球队做了这些决定,丝毫不涉及个人利益。

值得欣喜的是法院审理并未影响到从1963年夏季开始的德甲候选赛:FC沙尔克04凭借自己在西部乙组高级联赛中的排名和经济实力入选为新德甲的9个创立球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