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

蓝白沙尔克24是俱乐部本来应该叫的名字。但1924年1月5日TuS Schalke 1877的球员最后一起讨论时,还是决定了FC沙尔克04的名称。因为想表达球队建立已久-04作为建立年份就成为名字中的必选。新俱乐部的首任主席是矿场的材料主任弗里茨·乌恩科尔(Fritz Unkel)。他之前是体操俱乐部的主管。然而他还是毅然决然追随了自己的兴趣。

沙尔克在体育领域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1926年进入一级联赛,就是所谓的鲁尔区一级联赛。首战报捷。取得了历史以来的第一个荣誉:他们成为鲁尔冠军,西部亚军,并首次有资格参加德国冠军的争夺赛。

Heinz Ludewig自然功不可没,作为矿工的教练他尽心尽力。另一方面,在沙尔克土生土长,并后来互为连襟的斯泽潘(Fritz Szepan)和库佐拉(Ernst Kuzaorra)表现也极为突出。他们把快速短传演绎到了极致。神一般的沙尔克陀螺从此踏上征程。

路德维希,斯泽潘和库佐拉

成功逐渐吸引来越来越多的观众,对阵科隆时来了两万两千,对比勒菲尔德时来了两万四千,轮到杜伊斯堡时甚至来了四万两千。格兰茨街上,这块与体操运动员共用的场地,变得十分拥挤。于是在1927年的夏天,主席弗里茨·乌恩科尔(Fritz Unkel)召集来俱乐部成员并宣布:“让我们建个自己的竞技场”。这对于当时处于经济状况惨淡的公司来讲无疑是一个十分需要勇气的决定。不过矿厂方面表示愿意捐赠建筑用地,盖尔森基兴市政府更是提供贷款来助沙尔克一臂之力。作为回报,俱乐部也将名字改为FC盖尔森基兴-沙尔克04。经过一年的修建,这个专属于矿工的新运动场于1928年夏末对公众开放。

新竞技场让矿工如虎添翼:1929年沙尔克04首次登顶西部冠军并成功入围德国四强。接下来的一年也成功卫冕。但不久之后上演了一场闹剧:1930年8月西德体协对14名主力队员禁赛一年。体协给出的原因是球员过高的签字费影响了业余足球行业的发展。其他的一些俱乐部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受罚,但这次惩罚对沙尔克带来的打击很沉重。沙尔克财务负责人威力·尼尔(Willi Nier)因为绝望至极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替补队的表现也是仅仅避免了降级。

1931年6月,解禁后的主力队重新上场,虽然只是准备参加一场友谊赛,但观众数量却创了新高。将近七万名观众在6月1号这一天蜂拥进矿工主场观看主队与杜塞尔多夫的角逐。不出意料,矿工在接下来的赛季表现重振雄威。1932年再次夺得了西部冠军后,又第一次杀入争夺德国冠军的半决赛。一年之后沙尔克04终于迎来了俱乐部的腾飞时刻:1933年到1944年沙尔克连续11年蝉联威斯特法轮冠军的席位。有时候甚至可以领先第二名十多分。也就是说沙尔克每次都有资格进入决赛轮。除了1936年败在了半决赛时刻,1933年到1942年都成功进入决赛。九次中的六次皇家蓝都取得胜利:1934, 1935, 1937, 1940 和1942年矿工都得以将胜利的战果带回沙尔克广场。1935年新引进的德国杯比赛中矿工也有所斩获:五次打进杯赛决赛,且在1937年取得德国足球历史上第一个双满贯。

成功的原因有多方面:沙尔克陀螺(Der Schalker Kreisel)的打法当时在德国独树一帜,而且掌握这套技术的球员,通过多年在球队里的磨合,已将其演练地炉火纯青,他们是:库佐拉(Ernst Kuzorra), 斯泽潘(Fritz Szepan), 蒂布尔斯基(Otto Tibulsky), 乌尔班(Adolf Urban), 斯蒂文斯(Ernst Kalwitzki), 博尼曼(Hans Bornemann), 施瓦斯伏尔特(Otto Schweisfurth), 科罗特(Hans Klodt), 格雷施(Rudi Gellesch), 波尔特根(Ernst Poertgen), 伯格(Walter Berg)和埃芬霍夫 (Herrmann Eppenhoff)。1933年至1938年在沙尔克任教的汉斯-施密特(Hans „Bumbas“ Schmidt)深知如何利用个人能力突出的球员塑造一支强队。

沙尔克04——一家纳粹俱乐部?

在纳粹专政时期,无论是德国足联,市民运动协会还有他们的俱乐部都是无条件服从的。大多数俱乐部自愿向纳粹思想屈服,并驱赶犹太成员。最终成为国家社会主义机器及纳粹党组织的的一部分。FC沙尔克04也不例外。1933年6月沙尔克接受了WSV一个月前拟好的指令。取消了董事会,俱乐部变为荣誉主席乌恩科尔一人监管,他的副手是1933年5月1号起加入纳粹党的程舍(Heinrich Tschenscher)。之前的副主席,也就是犹太牙医保罗(Dr. Paul Eichengrün)则早在4月份就辞了职。此后几年犹太人就都陆续离开俱乐部。而沙尔克因为是工人阶级的俱乐部,所以很符合纳粹的意识形态。政府利用沙尔克的成功而巩固他的统治,谁也无法幸免。正因为如此沙尔克并不是“纳粹俱乐部”,更确切地说是作为这个时期的一个显著代表,就像其他足球俱乐部在这段时期一样对国家社会主义表示纵容和服从。最具有代表性的纳粹党成员无疑就是库佐拉(Ernst Kuzorra)和 斯泽潘(Fritz Szepan),他们在1937年5月1日这一天入党,并积极参与活动,比如拉选票等。斯泽潘甚至借“雅利安化”的名义为自己谋利,没收了沙尔克广场上一家犹太人的纺织作坊。被剥夺财产的经营者萨利(Sally Meyer)和朱里(Julie Lichtmann)却被驱赶出境,在里加遇害。二战期间俱乐部参加战时娱乐项目。1941年沙尔克队员就和驻扎在巴黎,布鲁塞尔和华沙的士兵球队踢过客场比赛。但沙尔克的球员并未就此能避免兵役。不过战争刚开始几年确实和其他俱乐部一样有过一些优惠条件,可以就家乡驻扎,还有探亲假等。沙尔克俱乐部后来专门组织研究自己在纳粹战时期的历史,是这么做的首家德国俱乐部。城市研究所的史蒂芬(Stefan Goch)和诺伯特(Norbert Silberbach)在2004年为此出了一本书,叫“蓝白之间的灰色,国家社会主义时期的FC沙尔克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