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战之队

沙尔克想要巩固晋级之后在德甲的位置,必须要有些大球员来相助。Günter Eichberg主席任命Günter Netzer为助理经理,但效果并不理想。1992年原教练Aleksandar Ristic 卸任后,Udo Lattek取代了临时教练费舍尔(Klaus Fischer)并执教半年。虽然高价购入球员,但赛场上仍毫无进展。危急时刻Assauer重担经理一职。Peter Peters也从凯撒斯劳滕回来参与俱乐部管理。1993年秋,主席Eichberg辞职。

又到了成员集会的日子。1994年2月Bernd Tönnies被选为Eichberg的继承人。可在一次肾脏移植术后的几个月他就不幸离世了。Helmut Kremers当选主席,因为他在接下来的集会上发表的一段对宿敌多特蒙德的幽默评语,-“对阵他们,我们那时候都没换球衣”。

对阵他们,我们那时候都没换球衣

Helmut Kremers

不过他也在职时间不长:因为欠款,银行要求抽走俱乐部的贷款。章程讨论小组于是决定改造俱乐部结构,让俱乐部终于能专业性运营。1994年12月的成员集会上这点得到通过。今后俱乐部成员将像在公司一样不再选举董事会,而是选举监事会,然后由其再组建董事会。

俱乐部历史上第一届专职董事会的选举为俱乐部带来了转机。作为1996/1997赛季的积分榜第三,俱乐部19年后终于又能参加欧联杯了。沙尔克的球员们在赛场上越战越勇:相继击败洛达JC,特拉布宗体育,皇家布鲁日,巴伦西亚和特内里费之后进入决赛,对阵被看好的国际米兰。

公园体育场的第一回合矿工以1:0取胜。第二回合在圣西罗球场意大利人先是扳回一分,但是之后的点球向在场的两万五千名多观众证明了沙尔克不负众望。奖杯归属鲁尔区:1997年5月21日沙尔克第一次赢得俱乐部历史上的欧洲杯,全世界从圣西罗球场至德国南极诺伊迈尔科考站的球迷都为沙尔克欢呼。

1998年11月沙尔克04又开始了一项重大工程:自己投资在公园体育场的附近修建AufSchalke竞技场,这将会是座世界级多功能的现代竞技场。在动工前,沙尔克遭遇了一场德国足球有史以来绝无仅有的闹剧。2000/2001赛季沙尔克在比赛日前两天落后拜仁两分。也就是说拜仁接下来只要不输就能夺冠,而沙尔克想夺冠必须要赢,并且拜仁得输给汉堡。但当沙尔克以5:3赢了翁特哈兴,而拜仁在伤停补时中落后一分,沙尔克人的心情却是坐了回过山车。在错报汉堡比赛已经结束后,所有沙尔克人都在为沙尔克1958年以来的又一次冠军欢呼。然而汉堡的比赛仍在继续。拜仁第94分钟通过一个间接任意球平了比赛。这时,公园体育场中充斥着吃惊,疑惑,愤怒以及哀伤。沙尔克这一刻无论输赢都是球迷们“心中的冠军”。尽管在一周以后,对柏林联盟的胜利让沙尔克捧回德国杯,然而对于矿工世纪教练Huub Stevens来说这仅仅是微不足道的安慰。

2001年5月19日